手機版

政府信息公開

當前位置:首頁 > 政府信息公開

廣西岑溪市花崗巖礦山粗放式開采生態破壞嚴重

2021-05-06 來源:生態環境部

2021-05-06 來源:生態環境部
分享到:
[打印] 字號:[大] [中] [小]
  2021年4月,中央第七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廣西壯族自治區開展督察發現,梧州岑溪市推進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整改不力,對花崗巖礦山綜合整治缺乏整體謀劃,綠色礦山創建流于形式,閉坑礦山環境治理恢復工作嚴重滯后,粗放開采問題突出,隨意傾倒棄土棄石、洗砂廢泥等現象普遍,礦區及周邊晴天塵土漫天,雨天泥水橫流,生態破壞和環境污染嚴重,群眾反映強烈。
  一、基本情況
  梧州岑溪市是全國最大的花崗巖生產基地之一,花崗巖開采歷史已有30余年。全市探明花崗巖儲量約21億立方米,共31座礦山,其中小型礦山16座。礦區總面積4.98平方公里,年生產規模118.15萬立方米。
  第一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指出,廣西采石等行業產生的揚塵、廢水污染和生態破壞問題嚴重,群眾反映強烈,并具體指出了岑溪市采石企業存在的突出問題。2017年梧州市制定的《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反饋意見梧州市整改方案》明確要求,組織對岑溪市花崗巖礦山等礦產資源開采企業開展整治。岑溪市《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反饋意見岑溪市整改方案》明確提出,2018年底前完成礦山環境綜合治理實施方案編制工作和尾礦庫廢渣清理整治工作,2020年底前恢復已被破壞的礦山生態環境。督察發現,岑溪市花崗巖礦山生態環境問題依然突出,群眾投訴不斷。
  二、主要問題
  (一)粗放開采,生態破壞嚴重
  岑溪市31座花崗巖礦山中有20座未嚴格按照開采設計進行階梯型開采,長期野蠻開采,對礦山“開膛破肚”不分層垂直剝離,一些開采面垂直落差甚至達上百米,造成山體嚴重受損,生態破壞嚴重,復墾難度極大,安全隱患和地質災害隱患突出。直至2019年7月,岑溪天馬石業股份有限公司河口花崗巖礦發生山體崩塌事故后,岑溪市才組織開展排查整治。
圖1  岑溪市康利石材有限公司花崗巖礦采取“一面墻”方式開采
  岑溪市花崗巖礦體利用率僅為20%左右,約80%成為廢土廢石。督察組現場抽查9座現有礦山,只有1座按規范設置了棄土棄石場,其他均將廢土廢石從開采區域直接傾倒,造成礦區外大面積生態破壞,大量植被被毀,加之沒有采取有效的降塵抑塵和水土保持措施,塵土飛揚,水土流失,嚴重影響周邊群眾生產生活。此外,岑溪市30多年來,歷史產生的廢土廢石積存總量達1億多噸,大多沿山體、溝谷等區域隨意丟棄,影響周邊生態環境。近年來,岑溪市雖然推動了礦山固廢的綜合利用,但缺乏有效監管。一些礦山固廢綜合利用企業直接沿山體傾倒洗砂廢泥,造成新的環境污染和安全隱患。
圖2  岑溪市糯垌大福花崗巖礦采礦廢土廢石沿山體隨意傾倒
圖3  岑溪市文達石材有限公司糯垌文達花崗巖礦(紅線區域內為礦區范圍,紅線區域外大片裸露山體為采礦產生的廢土廢石),大量廢土廢石對周邊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
圖4  礦山固廢綜合利用企業環境管理水平低下,洗砂產生的廢泥直接沿著山體傾倒
  (二)放松標準,綠色礦山創建流于形式
  2019年3月,岑溪市出臺《關于加快綠色礦山建設工作的通知》等文件,提出到2020年礦山全部達到綠色礦山建設標準,但截至2020年底,31座花崗巖礦山僅有10座完成綠色礦山建設。督察人員現場抽查其中2座,發現所謂“綠色礦山”連最基本的開采規范和生態環保要求都達不到。
  岑溪市糯垌大福花崗巖礦于2020年9月獲批梧州市市級綠色礦山,考核評分為84分,督察組現場核實情況與梧州市考核情況大相徑庭。考核意見指出礦山綠化率達到85%以上,現場核實綠化率不足20%;考核意見指出廢水經處理后循環使用,現場核實發現地面污水橫流,污水處理設施形同虛設,在礦山下游形成“牛奶塘”。岑溪市三堡紅大石材有限公司三堡天井沖花崗巖礦于2020年8月獲批梧州市市級綠色礦山,考核評分為90分,考核意見指出礦區及周邊自然環境得到有效保護,現場核實發現其廢土廢渣直接傾倒至山谷,生態環境破壞嚴重。
圖5  2020年9月獲批梧州市市級綠色礦山的岑溪市糯垌大福花崗巖礦,綠色礦山考核意見綠化率達到85%以上,但現場核實綠化率不足20%
  (三)缺乏統籌,整治工作浮于表面
  2017年梧州市和岑溪市雖然在整改方案中都對岑溪市花崗巖礦山提出了整改要求,但綜合整治缺乏總體謀劃部署,對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存在畏難情緒,相關措施統籌推進緩慢。礦山企業整合力度偏弱,有6座礦山低于規劃要求的小型礦山最低開采規模。閉坑礦山環境治理恢復推進不力,全市11座閉坑礦山無一開展環境治理恢復工作。2020年在產的9座礦山中,有7座超量開采,其中3座實際開采量超出設計規模1倍以上。
  2019年9月,自治區應急管理廳要求強化整治采石場“一面墻”違規開采行為,但梧州市和岑溪市對相關整改工作統籌指導不夠,監督管理不力。整改過程中一些企業顧此失彼,為盡快解決安全問題又產生了新的生態破壞問題。岑溪市永裕石業有限公司永裕花崗巖礦為降低垂直面高度,僅2020年就三次非法占用林地進行邊坡建設,邊坡建設產生的廢土直接傾倒,水土流失嚴重。
  三、原因分析
  梧州市委、市政府對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反饋問題整改重視不夠,對推進石材行業整治缺乏責任擔當,整改主體責任下移,監督指導缺位。岑溪市委、市政府對花崗巖礦山綜合整治工作重視不足,礦山資源整合力度不夠,閉坑礦山環境治理恢復工作推進不力,綠色礦山創建工作流于形式。
  督察組將進一步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并按要求做好后續督察工作。

版權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生態環境部

ICP備案編號: 京ICP備05009132號

網站標識碼:bm17000009

京公網安備 11040102700072號

電腦版

彩88_彩88首页